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界新聞 » 正文

褚健:工業互聯網需要將目光聚焦“工業”之上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0-05-26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瀏覽次數:95
核心提示:《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一直以來,中控科技集團是國內自動化企業白手起家的代表之一。成立20多年來,中控在工業自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 

 

一直以來,中控科技集團是國內自動化企業白手起家的代表之一。

 

成立20多年來,中控在工業自動化領域不斷探索開拓,打破了工業自動化領域被外資企業壟斷的局面。截至2019年底,中控自主研發的核心產品——DCS集散控制系統在中國市場的市場份額已經達到了27%,連續9年位居國內市場第一。

 

在工業互聯網成為制造業數字化、智能化轉型中的首要命題之際,中控15年前就開始布局,現在更是應勢而動,躬身入局。

 

日前,中控創始人、國內工業自動化領域知名科學家褚健教授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就工業互聯網發展及未來愿景進行了深度分析。

 

《中國經濟周刊》:作為工業互聯網領域的領先企業之一,中控在該領域發展的方向主要有哪些?

 

褚健:工業互聯網平臺的高等級形態就是“工業操作系統”,或者說“工業安卓系統”。

 

我們創立的浙江藍卓推出的supOS工業操作系統就是一個面向未來的“工業安卓”,為 “制造強國”戰略提供一個“數字工業大腦”。目前業務已經覆蓋全國21個省區市,也已經在工業領域的主要20多個行業中得到應用。從市場端反饋的情況看,應用效果也非常好。因為我們從工業用戶的需求出發,真正幫助企業解決“安全、環保、節能、增效、降本”等方面的問題,為他們帶來真正的效益。

 

supOS的實施推廣過程中,平臺的安全性是我們重點考量的一個問題。當前的工業互聯網相關企業也好,工業互聯網平臺也好,普遍面臨著一些安全痛點問題。比如說,企業的安全管理保障體系不夠完善、工業數據沒有采取有效的防護措施、工控設備本身存在大量安全漏洞,以及這些年來大量涌現的專門針對工業網絡的病毒,都嚴重威脅到工業企業的安全生產。由于工業網絡的復雜性和對安全的高要求性,這些問題是傳統信息安全手段所無法解決的。針對這些痛點,我們孵化的國利網安公司,就基于近10年的工控網絡安全研究,推出了專注工業互聯網安全的防護產品、解決方案以及服務,為工業企業和工業互聯網平臺的穩定運行保駕護航。

 

基于多年來在工業領域的深耕細作和實踐應用,我們也積累了許多流程工業領域的工藝知識、設備知識、運營知識,形成了流程工業系列工業軟件產品和工業機理模型。中控可以提供基于人工智能、大數據技術的安全應急領域系列工業APP,可全方位實時監控危險源、人員狀態、關鍵設備泄漏和腐蝕狀況等信息,并能夠對隱患與風險進行分析、預測和報警,可大幅度提升生產企業的安全系數;中控提供生產執行領域系列工業APP,覆蓋了企業從原料進廠,到產品出廠的全生產流程。計劃優化、工藝分析、績效跟蹤等工業APP,為企業追求經濟效益最優提供了強大的智能化工具。基于機理模型、物性數據庫的OTS仿真工業APP,可模擬工廠開車、停車、運行和事故過程的現象和操作,以三維VR的方式快速提升操作員技能,用更少的人員帶來更高的安全與效益。中控提供能源管理領域系列工業APP,可以對全廠大功耗設備的能耗進行數據跟蹤、分解,并定位高能耗原因。通過建立能耗模型,優化各設備之間的最佳能源分配,以達到最優的能源供給。

 

《中國經濟周刊》:那么,在實際的工業生產中,打造“工業安卓”的必要性在哪兒?

 

褚健:在過去工業自動化、智能制造的實踐中,我有一些體會。首先,我們認為智能制造或者工業4.0是一個由軟件驅動的工業革命,智能化就是大量工業軟件應用的代名詞。智能化是機器學習人類的知識和經驗,將各種知識軟件化,例如所謂的智能手機不是手機的智能,而是應用的智能。安卓、蘋果,這兩個操作系統開放給了大家,形成生態,開發了無數的APP,所以手機通過這些APP的應用實現了智能化。

 

對于工業企業來說,如何從傳統的工廠轉化為智能化的工廠,實現智能生產和智能制造,有哪些環節需要轉型?打個比方,如果我們將一個工廠壓縮成一部手機,其中的設備有反應器、精餾塔、管道、儲罐、壓縮機、各種電機泵閥等,以及物流、能源流、資金流和產供銷各個環節,就相當于手機中的各種芯片、存儲器、線路、數據和通訊等,其核心的數據和器件管控平臺就是蘋果操作系統和安卓操作系統。如果把操作系統這個概念延伸到工廠,今天的工廠沒有這樣的操作系統,或者說不具備一個能夠把所有設備和環節管控及調配起來的數據和信息管理系統。實現一家企業制造智能化并不太難,但是中國有幾百萬家工業企業,能夠使這么多的企業享受到便捷的智能服務,享受到智能制造和數字化轉型的優勢,這是我們研發supOS工業操作系統的初心。

 

《中國經濟周刊》:具體而言,你們提出的“工業安卓”能夠解決工業企業原有生產過程中的哪些痛點或瓶頸?能產生什么價值?

 

褚健:supOS工業操作系統以工廠數據/信息全集成為基礎,構建多元對象化工業數據湖,企業用戶可通過平臺內置的APP開發平臺,實現生產控制、生產管理、企業經營等多維、多元數據的融合應用;supOS工業操作系統同時提供了對象模型建模、大數據分析和人工智能應用、場景化分析服務、智慧決策和分析服務等功能,以集成化、數字化、智能化手段解決生產控制、生產管理和企業經營的綜合問題,打造服務于企業、賦能于工業的智慧大腦。通過supOS工業操作系統,可把工業企業中的設備、生產線、車間、檢測與控制設備、智能產品、服務,甚至生產鏈上下游緊密地連接融合起來,幫助企業拉長產業鏈,形成跨設備、跨系統、跨廠區、跨地區的互聯互通,從而提高效率,推動整個制造業體系智能化。supOS工業操作系統能夠為工業軟件碎片化、APP化提供可能。

 

比如,我們在山東某地煉企業實施的一個項目,就是典型的基于工業互聯網的智能制造新模式項目,達到如下效果:生產平穩率達到99%以上、能源利用率提升15%、生產效率提高20%、運營成本降低20%、設備備件管理成本降低20%、設備檢維修次數減少35%

 

《中國經濟周刊》:有評價認為,目前,國內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更多的是在做項目,而不是在打造真正有價值的基礎系統,您如何看待這種評價?

 

褚健:我想每一種平臺都會有它們的應用場景,當然工業互聯網首先姓“工”而不是其他。工藝技術、設備技術、自動化技術肯定是工業制造企業高效運行最重要的三大專業技術。有關工業互聯網平臺是否最終能勝出成為有巨大應用前景的平臺取決于能否幫助廣大用戶創造價值,我相信這是不變的真理。我們基于對制造企業的理解并切實感受到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所面臨的軟件移植難、二次開發工作量大、數據接口種類繁多、碎片化軟件無法應用等各種困難,試圖打造一個開放的“工業安卓”,真正幫助廣大制造業企業實現數字孿生,從而可以賦能于工業企業。

 

《中國經濟周刊》:在政策利好下,企業應當如何應對,抓住“風口”?

 

褚健:對工業互聯網企業來說,當前需要把目光聚焦在“工業”上,也就是設備側和工廠側。充分利用我國工業企業在工業3.0階段具備的自動化、信息化基礎,迅速開展以設備運維、效率提升、協同制造為主要內容的工業互聯網改造提升。當數字化生產和運維逐步實現,甚至在某些領域實現工業全流程和產業全鏈條升級之后,將會進入規模化定制、工業要素協同優化的階段。當前企業要做的就是既要抓住風口,又要腳踏實地。

 

《中國經濟周刊》:當前應如何更好地推進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

 

褚健:隨著工業互聯網行業的迅速發展,行業體量在逐步增大,平臺主體之間的利益存在失衡和碰撞,需要進行矛盾梳理;另一方面,原來在物理世界的工業實體正在逐步進行數字化遷移,當數字工廠離我們越來越近時,工業數據這一重要的戰略資產,也將成為平臺之間、企業之間、政府之間,甚至國家之間關注的重點。數據交易、變現和增值領域的標準、法律法規的研究制定,是下一步亟待解決的問題。我還是要強調一點,工業互聯網平臺一定要能為企業用戶創造價值。

 
 
[ 新聞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高清偷窥中国女厕所嘘嘘_欧美免费全部免费观看_一本久久道本道久久爱